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宁夏 -> 宁夏故事
杨郎墓的青铜文明
2017-07-12   来源:银川晚报   作者:刘旭卓

杨郎墓的青铜文明 

  杨郎墓出土的铜鹿。资料图片

  站在固原市头营镇马庄村南侧的沙沟边,马庄村53岁的村支书马廷礼感慨万千。1989年秋天,马庄村的一场暴雨冲刷出了一批埋藏了几千年的宝贝。马廷礼告诉记者,那时候的马庄村还属于杨郎乡,现在已并入头营镇。

  据了解,杨郎墓地出土文物近3000件,有铜、铁、金、银、骨、陶、石等多种质料,按用途可分为兵器与工具、生活用具、服饰品和车马器四类。固原杨郎青铜文化墓地的发掘,澄清了过去人们对这一地区春秋战国时代墓葬形制、器物组合的模糊认识,为区分北方地区不同地域、不同类型的青铜文化提供了有力证据。

  一场大雨冲出了“宝物”

  据马廷礼回忆,早年间,马庄村有些孩子放羊的时候,时不时就在沟边的田地里捡到铜钱。1989年秋天,村子里下了一场大雨,经过雨水冲刷,村民发现沟崖上、沟底,还有沟边的田地里,出现了许多闪闪发光的东西,后来才知道那是玛瑙石。当时,接到固原博物馆的报告后,曾任自治区文化厅文物处考古队员的李进增与专家队员前往现场勘测。

  李进增介绍,他们是1989年9月到的固原。由于条件艰苦,当时,光锅碗瓢盆、桌椅板凳等等生活必需品就拉了一车。“来到现场,地表除了盗坑外,再无任何可资参考的标志物,要确定地下墓葬的位置和分布情况,与盲人摸象差不多。”李进增说,他们只能靠经验,但进度缓慢,大家心里都不免有些着急。最后,大家不约而同地想起最后的“杀手锏”——洛阳铲,来个先钻探后布方。

  李进增说,考古队中的邢师傅是用洛阳铲的高手,头一天出马,晚上就找到了墓葬密集区。这个喜讯给了李进增不少鼓舞,但他没敢走漏风声,担心暴露了钻探出的墓葬位置被人一夜之间盗挖一空。

  大约用了两个星期,考古队就勾勒出地下墓葬的埋藏分布图。发掘的时候,因为洞室十分狭小,清理空间仅容一人,清理遗骸时,他们只能匍匐在墓主人身上,从头到脚倒退着用竹签、刷子一点一点地剔净,还得小心翼翼,不能碰乱了随葬器物的原始位置,一不注意头脸就和墓主人“亲吻”在一起。

  “有时候要一刻不停地操作好几个小时,遇上刮风天,从墓里出来,真分不清是人是鬼。”李进增笑着说。发掘工作从1989年9月4日开始,11月1日结束,总发掘面积92平方米,清理出相当于东周时期的墓葬49座,其他时代墓葬3座。

  墓里殉葬的殉牲

  李进增告诉记者,这个墓地中有一个习俗是殉牲。殉牲种类包括羊、马、牛三种,与中原和关中地区不同的是不放置整只的牛马羊,而是以牲畜的头颅和蹄子代替全牲。羊殉葬最多,每墓均有,多者40具;其次为马,最多的一个墓里殉葬10具;再次为牛,最多7具。牛、羊、马一般是混在一起殉葬的。

  从发掘现场看,殉牲形式是先将死者及一部分随葬品掩埋于墓中,然后将割取的牲畜头、蹄埋于墓道中。葬一人而杀一大群牲畜,其场面是何等残酷,面对着堆满墓道的头颅和蹄子,

  李进增说,他似乎还嗅到当年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随葬品的位置,最能反映死者生前对这些器物的用法。有36座墓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随葬器物不能确定原始位置,有6座墓保存较好,且有很多规律性:串珠多散落于人头、颈附近;耳环耳坠多发现于颅骨两侧;手镯、指环一般在腹部或臂侧;带钩、带扣透雕铜牌多位于死者腰际。这些葬俗处处都透出羊马成群、金戈铁马、溅血扬尘的牧猎争战气息,与现在阡陌纵横、平畴沃野的田园风光形成鲜明对照。

  独具特色的青铜文明

  杨郎墓地出土文物近3000件,有铜、铁、金、银、骨、陶、石等多种质料,按用途可分为兵器与工具、生活用具、服饰品和车马器四类。其中,时代特征比较明显的器物有中胡二穿戈;兽骨、环首短剑;铜柄铁剑;鹤嘴斧,瑟琶形带钩;环形长方形、葫芦形带扣;透雕动物形带扣和饰牌;柳叶形当卢;圆柱状外饰贝纹、回字纹、变形虺纹和绳索纹的车毂等。

  通过这些标型器,结合地层关系,可将保存较好的墓葬分成早晚两期。早期相当于春秋末至战国早期、晚期属于战国晚期,两期之间不能直接相连,有个缺环,就是战国中期。但早晚两期墓葬在墓坑排列墓葬形制、墓向、葬式、殉牲等丧葬习俗上基本相同,说明两期墓葬虽有一定的时间间隔,但文化内涵有延续性,应是同一人群在不同时期创造的遗存。

  从葬俗和随葬品的特性来看,畜牧业在生产和生活中占主导地位,晚期墓中大量出现车马器,说明马不仅用于乘骑,也用于驾车。同时大面积墓地的存在表明先民们已过上相对稳定的定居生活,与逐水草而居、迁徙不定的游牧生活有很大差别。

  李进增介绍说,根据《史记·匈奴列传》《后汉书·西羌传》的记载,并参照王国维、郭沫若、林干等前人的研究成果,可以基本确定,东周时期,活动在我国西北方的主体民族是西戎族。戈、矛、车马器、带钩都在杨郎墓地中大量出土,显然戎人的青铜文化在孕育发展过程中,既汲取了匈奴族的文化因素,也受到华夏族的广泛影响,因而极大地丰富了自己的文化内涵,创造出独具特色的青铜文明。( 记者 刘旭卓)

【编辑】:荷蓬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宁ICP备1600071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