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趣话
没有薪水的女数学家 机遇是自己创造的
2017-03-24   来源:蝌蚪五线谱   作者:

 

  姓名:艾米·诺特

  简介:(EmmyNoether,1882-1935),德国数学家,在微分不等式、环和理想子群等的研究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被爱因斯坦视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女数学家”,诺特还有一个名号叫作“现代数学之母”,她允许学者们无条件地使用她的工作成果,也因此被人们尊称为“当代数学文章的合著者”。在物理领域,她提出了“诺特定理”。这是理论物理的中心结果之一,在此基础上孕育出了线性能量守恒和能量守恒等基本定律。

  名言:机遇是自己创造的。

  “艾米女士近两年发表了大量数学研究成果,她用自己独特的研究方式,打开了代数宫殿的大门。她不应该只是个讲师,至少应该升为副教授。”1921年夏天,在闻名世界的哥廷根大学校议会上,数学家希尔伯特隆重地提议。这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目睹艾米?诺特虽然开创了抽象代数这一科目,却只是一名没有工资的讲师时,感到愤愤不平,故有此说。

  “我们校方已经为艾米开了绿灯,评为讲师;为什么还要再破规定,评她为教授呢?”校长虽然爱才,也知道艾米的才能已经达到教授的水平,但他顶不住众人的压力。毕竟在那个时代,男女平等是不可能的事儿。

  “我校不是最讨厌陈规陋习吗?不是曾经破天荒地授予索菲?柯瓦列夫斯卡娅博士学位吗?为什么到艾米女士这里就为难呢?”希尔伯特的声音提高了些。

  “好吧,大家各自发表意见,最后定议。”校长摊开双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讨论,结果如下:校方授予艾米?诺特“特殊教授”的头衔,即不用承担教学任务,也不用领固定工资,收入由学生凑。

 

  大卫·希尔伯特(Hilbert David,1862~1943)

  第二天,当希尔伯特教授告诉艾米?诺特这个消息时,她一脸淡然,反而安慰起这位赏识自己的伯乐:“我已经很满足了,毕竟算是哥廷根大学的第一名女教授。希尔伯特先生,您那句‘大学评议会不是洗澡堂’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希尔伯特教授赞许地看着这位为数学淡泊名利的同事,再次感叹不已。他更自豪的是,五年来,自己的眼光一点都没错。

  时间回溯到1916年,经希尔伯特教授介绍,艾米只身前往哥廷根大学:根据克莱恩教授的建议,全力研究相对论。艾米用新颖的方法,从数学上导出物理学中的重要守恒定律,被一些物理学家们称为“诺特定律”。

  艾米的成绩,已经远远超过了讲师。为此,在哥廷根大学教授会上,希尔伯特教授提议校方批准她成为本校第一名女讲师。然而这个提议引起极大的争议。

  “她要成为讲师,那意味着以后就可以成为教授,还可以进入大学评议会。让女人进入大学最高学术机构,行吗?”

  “我们的士兵立功回来接受学习,要拜倒在女人脚下听课。他们会同意吗?”

  “这太不可思议了!我反对。”

  ……

  “朋友们,大学评议会不是洗澡堂。候选人的性别为什么要成为反对讲师评选的理由呢?”希尔伯特教授激动地说。虽然他据理力争,但最后还是失败了。艾米没能评上讲师,只能在哥廷根大学以希尔伯特教授的名义开课。薪水也只能从希尔伯特教授里名下分一些。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18年。随着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失败,德国内部掀起一场民主革命,这次革命或多或少解除了妇女身上的枷锁。这一年,37岁的艾米当上了讲师。

 

哥廷根大学图书馆

  艾米并不为这些名誉而骄傲,而是投入到更专业的研究中。1920年,她与施梅得勒合作发表了一般理想论序幕的论文;次年,她又写下了《环中的理想论》这篇抽想代数的经典文章。

  现在,抽象代数说起来比较简单,但那时的人们认为非常神奇。为此,艾米只能从最基础入手,即研究类似这个一元二次方程在什么情况下有解,并把解找出来。方程如下:

  ax2+bx+c=0(a≠0)

  通过艰难地演算,艾米终于得出基本结论:在实数域中,这个方程不一定有解(b2<4ac);在复数域中,它有两个解。但她没有停步,而是把抽象代数的对象从实数或复数延伸到满足条件的任意元素,包括群、环、域等基本概念。在艾米的努力下,抽象代数开始深深影响纯粹数学的发展,并跨进了物理学的领域。这是一种多么巨大的贡献呀。

  与个人学术相比,艾米的教育事业更加辉煌。1921年年底,校方迫于社会压力,不得不给“特殊教授”艾米一些基本生活费。对这份自己祖国给予的“工资”,艾米除了够自己吃饭外,大多用于自己的代数讨论班。这个班是哥廷根大学最富创造性、成果最多的研究集团。班上全是精力充沛、思想活跃的年轻人:比如后来成为著名数学家的丢林、韦特、费廷,25岁的苏联数学家乌利逊,27岁的拓扑学家亚历山大洛夫等等。艾米不但用对科学特有的热情感染他们,也和他们抓紧一切时间讨论抽象数学。晚上,学生们常常陪着这位几乎没有薪水的女教授一起回公寓,边走边争执白天的数学问题,不时还有人讲两句笑话。于是,静谧的夜晚里,欢声笑语时时在校园回荡。

【编辑】:荷蓬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宁ICP备1600071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