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趣话
齐国为什么有两个“桓公”又有何渊源
2017-08-11   来源:长空星照   作者:

  齐国这个国家有点儿意思,开始由姜姓立国,先祖姜太公,就是那个“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人,不管是文人还是民间,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姜太公”。这个姜太公本事很大,建国后还可以代替天子征伐,所以这齐国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强国。可是齐国在战国时期的半道上却发生了政权交替,国名没变,国君却由姜姓换作田姓。国君去世后人们都会给他上一个谥号,因而这都叫齐国的地方就有了两个“太公”和两个“桓公”。要说起齐国这两个“桓公”,他们俩还真能扯上那么一点儿渊源。下面我们就来说说他们的渊源以及各自的优劣。

  前一个桓公名叫小白,姜姓,很有名,历史上说他“九合诸侯,一匡天下”, 是“春秋五霸”之一。“春秋五霸”所指并不一致,但这个叫小白的齐桓公为历代史书所公认,且大多数列为首位。

 

  “桓”字有表柱的解释,像华表一样,有道路标识物,为人指明方向的意思。还有一个解释就是大。“桓拨”一词更有拨乱反正、“自乱而至大治”的解释,这个姜姓的齐国国君死后能被谥号为“桓公”,大概就是因为他才使天下“由乱而治”了吧?春秋时期各国被谥号为“桓公”的很多,按照上面的解释,名副其实的只有这个“齐桓公”,或者说,因为有了这个齐桓公,其他各国的桓公似乎都有点儿被“拔高”了的意味。齐桓公带头拥戴周天子,在国与国的关系中扶弱济困,助人不图利,春秋时期还真的就安顿了那么几年。再看国内,他的哥哥前任国君“襄公”沉迷女色,淫乱后宫,欺侮大臣,以至于被自己的堂兄弟所杀。这个刚刚自立的新君还没有坐热了国君的宝座,又被人杀了,小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当上国君的,能说不乱吗?面对这种乱哄哄的局面,齐桓公任用贤能,大胆进行军事经济的改革,齐国很快成为天下军事最强盛,经济最发达,人民最富有的“超级大国”,这样的人能谥号桓公,那是当之无愧。

 

  一个国家的国君死后都会有谥号,除非他是末代或者不被国人所承认,但这些谥号再好,也是不能重复使用的,但齐国易姓了,姓田的取代姓姜的成为这个国家的新主人,所以另一个“桓公”也就再一次“重生”了。

  这后一个齐桓公名叫田午,是田姓篡夺齐国江山的第二代国君。第一代照例称为“太”,叫田和,是他从姜姓齐国最后一代国君齐康公姜贷手中夺取了政权,得到周王室承认后的第二年去世,田午继承父位当了齐国国君。桓公在位六年,从他父亲把康公贷迁到海滨算起,前后共计十三年(公元前391——378年)。从别人手中夺过政权,君位坐得再稳当也不能不说是“乱”,到了田午这一辈,大概齐国内外都对这个政权认可了吧?因为韩国有战事向他求救了,他也对外用兵了。如果齐国不“治”,田午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利用韩国和秦、魏交战的机会,齐国趁机出兵袭击燕国,占领了桑丘,最后一年救援过卫国,这样给田午算算,给他个桓公的谥号似乎还靠点儿谱,尽管前面有了一个“齐”字让人觉得不是那么舒服。

  有趣的是,这两个齐桓公还能扯上一点儿因果关系。夺取齐国政权的田姓是在前一个齐桓公执政时从陈国迁来的,到了这个田姓的齐桓公死的这一年,姜姓齐国断了祭祀,姜姓的齐国彻底消失了。

  陈氏取代姜姓拥有齐国,为什么不改国名呢?他是用和平演变的方式进行的。田氏在齐国的第一代先祖陈完,是陈厉公陈他的儿子,因避宫廷祸乱来到齐国。齐桓公给了他一个管理百工的官做,叫工正,死后谥号敬仲,陈氏也改成了田氏。到了第五代,田桓子无宇侍奉齐景公已经很受宠信了,到了第六代田乞更是用小斗进(少收取),大斗出(多给予)的方式收买了齐国的民心。当时齐国的执政者晏婴多次向齐景公进谏,景公不听,晏子在出使晋国时发出了“齐国政权最终要归到田氏手里”的感叹。景公去世后,田乞利用阴谋和武力杀死了景公的遗嘱继承人,立了逃亡鲁国的景公的另一个儿子为国君,当上了齐国的宰相,从此独揽齐国政权。第七代田常杀简公,立平公,诛灭齐国大族,他的封地已经大过平公的领地了。到了这个时候,齐国的政权已经牢牢地掌握在田氏手中,姜姓国君不过是齐国的一个牌位而已。到了第十代,田和把康公迁到海滨,只给一座城作为食邑,齐康公虽然名义上还是国君,实际上连一个中大夫也不如。齐国政权就这样一步一步地由姜姓吕氏转到了田氏手中。

  过去看史书,有一句话说是:“秦灭六国,楚最无罪”,所以就有了“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样的豪言壮语。看到这儿,心里不免要想一个问题,齐国有罪吗?齐、秦两国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没有边界国土之争,也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直接交战。反倒是楚国,不仅和秦国有边界土地之争,而且两国长期争霸,以至于临近的小国奔走于两国之间,苦不堪言,所以就有了一句成语:“朝秦暮楚”。对于秦国来说,究竟是齐有罪还是楚有罪,这不是很容易分别的吗?那么为什么人们不说“齐最无罪”呢?看来人们还是对这个政权并不那么认可。但不管心底里是否认同,这个田氏的齐国政权毕竟存在了一百六十多年。这个田氏的齐桓公毕竟也是个承上启下的关键性人物。

  由于前一个齐桓公的辉煌,这后一个齐桓公总感觉有那么一点儿名不副实的感觉,但人们并没有笑话他就不该得到这样一个谥号,原因是他有一个好儿子,这就是齐威王田因齐。齐威王奖赏勤政为民的即墨大夫,烹杀不顾国家安危、不管百姓贫苦,专事逢迎的阿大夫,至今都为人所津津乐道。还有那个以人为宝的妙论,直到今天仍然有现实意义。有了这样的儿子,人家自身又没有什么大过,得到一个好谥不是完全应该吗?再看看前一个齐桓公,晚年沉湎酒色、不理政事、重用奸邪小人,以至于病了无人问,死了无人葬,真是令人叹息!他死后,儿子们更是相互为敌,虽然有五个儿子先后成为国君,但政权更迭频仍,齐国国力大衰,整个姜姓的齐国,再也没有昔日的荣光了。所以,如其说齐国是被田氏“演变”去了,不如说是被姜姓的不肖子孙“演变”丢了。

【编辑】:荷蓬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宁ICP备1600071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